哈根达斯是一种病毒

   哈根达斯作为一种品牌冷饮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了,尤其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里,小资们闲着没事像泡星巴克一样,来一根或者一桶哈根达斯找点情调是很平常的事,尤为媚俗的是那些年轻的女小资经常会对男小资说:“爱我就请我吃哈根达斯”。以往小孩子要吃一种东西大人不买给他可以有种种理由,女朋友虽然可爱起来不输于一个孩子,但她神志健全,她想要吃哈根达斯,你是万万没有能力骗或者哄得了她的。于是,哈根达斯几乎成为验证爱情的灵验之物。

然而在我们的城市,哈根达斯显然还是一种奢侈品。在百盛、新世界、家乐福的店堂里都有一个专门的冰柜来陈列这昂贵的美国冰淇凌或者雪糕,这些用巧克力牛奶颜色包装起来的商品看上去并不象它们的标价一样能给人许多惊奇。它们总是那样地寂寞,几乎无人问津,店堂外马路边的和路雪、美登高等大众冷饮或许已经买出去了一箱又一箱,而精品哈根达斯却难得少掉一根。如果追究造成哈根达斯寂寞的原因,或许是我们城市的小资还没有成熟起来吧。

我不吃哈根达斯,可是我愿意听到或说起一切关于哈根达斯的谈资。我曾经问过我的一位同事,问他如果女朋友想吃哈根达斯买不买,同事业余时间专事炒股,显然不知道哈根达斯为何物,我耐心作了名词解释并注明雪糕三十几块钱、冰激凌七十几块钱,同事脑子未经转动就把一个“不”字回答得忒坚决,末了还自圆其说地讲:“如果让我请她看‘三高’演唱会我倒还乐意;七十几块吃个冰激凌,甭想!”我的同事当然有数“三高”音乐会的票价,但是他既然有胆量拿万元和百元来相比较,其心也切,他拒绝哈根达斯的雄壮决心由此也可见一斑,同时,这又和奶奶辈的老人看到孙儿女们乱花钱时说的“作孽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必须说明的是,我的这位同事失恋已有一到两年。

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一片文章写到哈根达斯的,就拷到盘上,可是当我打开来想打印一份给同事的时候,我那自装机之日起就等于闲置不用的病毒防火墙却告诉了我它一年来的唯一发现——[W97M.Proverb.A]病毒在A:/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Doc文件中。没有办法,我只能选择删除,我的同事将因此而读不到我为哈根达斯准备的有力辩辞。

然而这件事让我想到哈根达斯其实也像某一种病毒,当你处在恋爱之外的时候轻易就能把它清除,可是一旦你正在火热的恋爱之中,清除它或者成为它的俘虏,绝对不是你说了算,而是爱情说了算。

说穿了这也没什么,吃哈根达斯和送玫瑰,其实是一样的。

 

 

 

 

 

 

 

 

 

 

 

 

 

 

 

 

 

 

 

 

 

团购电话:021-51089009  

上海哈根达斯月饼券团购网 (www.HaagenDazs.org.cn)版权所有:末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象,谢谢!